夜吟

夜吟

全瑞

 

 

    鸟翼系上了黄金,这鸟便永不能再在天上翱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泰戈尔

  月下的沙漠寂静无声,乱风划过,卷起点点黄沙,在空中弥漫。月下,有一位黑衣人,挥着黑纱,对夜吟诗。鲜有人懂得诗中所述,唯有日月星辰与其为伴,带它走访世界各地。它走过哀吟千年的荒漠,走过零星的绿洲,走过绮色迷离的京都,在夜中吟咏,摊白绢作诗。

有人赞赏它的勇气,有人憧憬它的才识,或者想一睹其容。但它无声无息,留下的只是人群的叹息与幻想。于是,它走进人们的心里,成为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神话。它不被世俗困扰,不被金钱蒙蔽,不被权力诱惑,不被色欲勾引,每过一地,都留下一片作诗的白绢,不曾留恋。

    渐渐地,在物质的追求中,人们将它遗忘,它成为无数民族的历史,却依旧轻吟浅唱。

我亦仰慕它的淡然,还有自由。也许,在四角的天空中,即使有双翅膀,也无力翱翔。我缩在黄金的囚笼里,渴望着远方的世界。我看着它印下足迹,须臾又被风沙所盖。没有人证明它来过这里,它的到访寂静依旧。我不想追究它的用意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喜好,愿用笔画下它的背景和滚滚黄沙,来表示我对自由的向往。

    轻盈的黑纱仍继续盘旋,那孤独的诗吟,在辽阔的大漠中,历久不息。

    我想,它会是一名男子,辗转各地,为心爱之人吟咏,为浪漫之歌谱曲。

    我想,它会是一名伯乐,独步访求,期待一名知己,如伯牙子期,共奏高山流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样,它是我心中一个永远的梦。几十年后,再也没有另一个“它”,肯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,放弃功名利禄,夜下吟诗。夜吟诗人,终会变成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涟漪,不足为奇。夜吟诗人,这个自由如风的人,死后,也会如风飘荡,飘荡于青山绿水间,寻求那一片宁静与自由。

    我为你唱一首黑色安魂曲,来祭奠你的亡灵,也愿你永远自由。

    几年后,我也会重获自由,羽翼丰足的我即使布满鲜血,也会冲断锁链,哪怕荆棘密布,也不想辜负心底那片蔚蓝,我愿为自由埋单。

    黄沙满径,夜风如铃,诗人长吟,亡魂无形。夜吟诗人,你的自由,是我一生的追求。

    (湖北省荆门市龙泉中学岚光文学社,指导教师:邓济舟)

     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989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