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庄子》中的“好名字”(上)

《庄子》中的“好名字”(上)

王培军

 

    最近,我把《庄子》又读了一遍,所用的本子,为张默生的《庄子新释》。这本书是1996年所购,说起来惭愧,快二十年了,竟一直没从头通读。张默生是一位奇人,他的解庄,在近代学人中,也是很特别的一家,至少是我所心喜的。尽管如此,我这次读他的书,也仍没有逐字读,只把其中的佳妙处,“六经注我”式地抄取了些。如前人用《庄子》取字号、室名、书名,就被我勾出不少。

    《逍遥游》:“风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翼也无力。故九万里,则风斯在下矣,而后乃今培风。”培风,就是凭风、乘风。近人邵祖平,号“培风老人”,又有《培风楼诗》,取名本此。

    《齐物论》:“地籁则众窍是已,人籁则比竹是已,敢问天籁?”比竹,以竹相比而吹。晚清的大词人郑文焯,有词集名《比竹馀音》,本此。又:“是故滑疑之耀,圣人之所图也。”这句话,前人多解作:言虽乱道而足以眩耀世人,是圣人所必去的。张注则云“滑疑之耀”,略同“葆光”,是圣人所希图的。二解相反。明人张萱的《疑耀》,书名本此;其意大概是自赞,不是自嘲。

    《养生主》:“缘督以为经。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。”督字的意思,据王夫之说,是指任督二脉之督脉(我觉得有些可疑,今姑勿论)。近代的学者叶昌炽,晚号“缘督庐主人”,并著《缘督庐日记》,本此。

    《人间世》:“唯道集虚,虚者心斋也。”按近代的藏书家李国松,藏书处号“集虚草堂”,又刻《集虚草堂丛书》,“集虚”二字,本此。又:“今吾朝受命,而夕饮冰,我其内热与?”梁启超的“饮冰室”,即本此语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《大宗师》:“造适不及笑,献笑不及排,安排而去化,乃入于寥天一。”其意为:有意求心地安适,不如乐机自笑;有意表示笑乐的,又不如毫无作意;听任自然的安排,而任大化的流转,这就入于寂寥之天的纯一境界了(据张氏译文)。“戊戌六君子”之一的谭嗣同,著有《寥天一阁文》,本此。宋代的诗僧道潜,号参寥子,则本另一句:“玄冥闻之参寥,参寥闻之疑始。”

    《马蹄》:“彼民有常性,织而衣,耕而食,是谓同德。一而不党,命曰天放。”后面的八个字,意思是:“浑一无偏,任天自在。”近代的诗人金天羽,集名《天放楼诗文集》,本此。

    《在宥》:“尸居而龙见,渊默而雷声,神动而天随。”唐诗人陆龟蒙,号天随子,本末句;华东师范大学的已故名教授苏渊雷,名本次句。又近人闻宥字在宥,亦本此篇中语:“闻在宥天下,不闻治天下也。”

    《天地》:“黄帝游乎赤水之北,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,还归,遗其玄珠。”明代的医家孙一奎,著有一部医书,名《赤水玄珠》,本此。孙氏为安徽休宁人,是朱丹溪的数传弟子。又:“多男子则多惧,富则多事,寿则多辱。”晚清的诗人三六桥,名三多,本此。

(摘自《文汇报》)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9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