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蜗居”在宋朝

“蜗居”在宋朝


 


  细数历朝历代的住房问题,宋朝的出租房应该是最引人注目的。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正如陈寅恪所言,在经济和文化的发达程度上,无论哪个朝代都无法与宋朝相抗衡。


作为上接五代、下承元代的宋朝,住房问题已日趋紧张。宋朝鼎盛时期,开封府的人口已超过150万,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。与日俱增的人口,给居住带来很大压力。此外,宋金交战以及天灾而导致大量难民南迁,也成了开封附近城市住房问题日趋紧张的重要原因。


    民众的大量涌入,自然带动租赁市场的发展。于是很自然地,宋朝出现了如现代出租房或者旅馆式的住房,这种住房属于国家房产,有专门的官员负责看管,在当时称为“店宅务”或者“楼店务”,是国家行政机关之一,州县一级的城市几乎都设有“店宅务”。“店宅务”收来的房租,除了供日常官员的工资和开销外,其他都要上缴到国库,由此可见,房租成了宋朝一项重要的经济来源。


    宋朝时,在开封做官的官员,无论官大官小,大多数都是租房过日子。“我生发半白,四海无尺椽”,苏轼的弟弟苏洵一生是在出租房里度过的,因而才会徒生感慨。欧阳修的《闲居五咏》里有首《买宅》“我老未有宅,诸子以为言。东家欲迁去,余积尚可捐”,说的也是与苏洵差不多的状况。“历富贵四十年,无田园邸舍,入谨则住僧舍或僦居”。北宋宰相寇准为官40年,也不由发出尚无住宅而四处租房借居的感慨,人称其为“无地起楼台”的宰相。这些状况的出现,除了与当时不能在开封建房的规定外,很大程度与住房紧缺有关。宋朝江休复《江邻几杂志》里有:“望月初请料钱,觉日月长;到月终供房钱,觉日月短”的句子。诗句形象地道出了当时人们租房的心理状态,颇有点现代人月月缴纳房租的味道。


    在雨雪或者瘟疫灾害频发时期,朝廷一般都会适时颁发一些减免房租的政令。宋英宗下诏州县长吏,“遇大雨雪,蠲僦舍钱三日,岁勿过九日,著为令。”天降大雪,民众缴纳不起房租,皇帝能亲自下令减免房租,这实在是件大好事。只是虽然有减免房租政令的颁发,但其减免的时间一般都比较短,因而宋朝的城市住房依然是十分紧张的。


    这么看来,宋代人的租房生活和现代人的“蜗居”没什么两样,又或许今天的现实只是历史的翻版吧!


    (摘编自《钱江晚报》,汪伏娇/文)


    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(853860期)合订本


 


 

《“蜗居”在宋朝》有2个想法

  1. CN期刊G4教育刊物全国公开发行,三号齐全征集七期中,开学需要收到刊物评职称的老师抓紧联系!!!
    13041136186 责任编辑:程耀东
    QQ:366861001
    投稿邮箱:chengyaodong2008@126.com

  2. CN期刊G4教育刊物全国公开发行,三号齐全征集七期中,开学需要收到刊物评职称的老师抓紧联系!!!
    13041136186 责任编辑:程耀东
    QQ:366861001
    投稿邮箱:chengyaodong2008@126.com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