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名人绰号趣谈

广东名人绰号趣谈


 


  在大多数广东人眼里,世上没什么人是值得高山仰止、不可冒犯亵渎的。即使是孙中山,在其翠亨族人嘴里,也无非淡淡一句“阿科佢老豆”或“大炮文”。广东人给别人起绰号,与北方人不同,如水浒好汉的绰号,每一个都威猛精神,叫得令人羡慕。


    南海人康有为平时与人谈话,开口闭口就是圣人有云,乡里人便简称他“圣人为”,其弟子梁启超口阔鼻隆,喜高谈阔论,一个“大口超”的绰号就送了过去。


    广东人喜欢给人起花名的乡俗习惯,不仅仅存在于在底层市井社会,高级知识分子也有这个习惯,如胡汉民与友人同僚来往的函电信札,也是给政敌乱起绰号。比如他称蒋介石为“蒋门神”,这个绰号大约取自于《水浒》;李济深信佛,自然叫和尚;唐绍仪也信佛,但因其姓唐,就叫三藏;李宗仁简称“不孤”,这个绰号来自于李宗仁的字“德邻”,而德邻二字,又来自《论语》中的“德不孤,必有邻”,所以李宗仁被胡汉民称为“不孤”倒也能理解。


    胡汉民旧文人习气很重,喜欢玩文字游戏来炫耀学问,给人起绰号因此显得文雅一点,没那么浓的市井味。其他人给政治人物起绰号,那就直接粗俗很多。比如陈炯明烟瘾很大,粤军晚辈便叫他“陈老瘾”。他晚年蜗居香港,穷得连烟钱都没有,只能趁访客来,多抽几支人家的纸烟过瘾,死后更是凄凉得连板子都没得装,真是令人唏嘘不已。


    孙科在民国政客里面,是著名的亲苏派,他的亲苏贯穿了大革命时代一直到抗战后期,差不多20年。所以他在民国政坛上,是出了名的“孙科诺夫”。曾任外交部长的陈友仁自幼在外国长大,英语非常好,但中文一句不会,故他的绰号毫无意外地叫“番鬼仁”和“鸡肠仁”。


    邓演达叫“飞机头”,他之所以有这个绰号,是他中分的飞机发型永远梳得整整齐齐,油光可鉴,苍蝇站上去都会摔死。加上他的外表威风凛凛,相貌堂堂,说话和动作都沉着有劲,气魄雄厚,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,当时最拉风的职业就是飞机师,所以他叫“飞机头”也就不奇怪了。他整天穿着一双黑色长筒马靴,靴底铁掌着地的响声加上马刺的金声,酷到极点,大老远学生便知道他来了。他另外还有“黄埔四凶”、大佬达之类的绰号。


    广东地处南海边陲,千百年来远离权力中心,所谓的皇权官威在广东民间是不值钱的。北方社会那种等级森严的封建阶层意识,在这里被随意散漫的市井文化很好地弱化和消解了,因此造就了广东文化里极为生猛有趣的部分。


    (摘自《史客》,金城出版社出版,连阳标统/文)


    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(853860期)合订本

《广东名人绰号趣谈》有1个想法

  1. CN期刊G4教育刊物全国公开发行,三号齐全征集七期中,开学需要收到刊物评职称的老师抓紧联系!!!
    13041136186 责任编辑:程耀东
    QQ:366861001
    投稿邮箱:chengyaodong2008@126.com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