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迅日记中的“祭孔”

 


鲁迅日记中的“祭孔”


 


  鲁迅参加祭孔确有其事。这是在1913年到1924年间,当时鲁迅在教育部担任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。每年在成贤街国子监举行的祭孔仪式——“丁祭”,鲁迅基本上都受指派前往参加仪式,而且还是在最核心的部位。


鲁迅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——1913928:“昨汪总长令部员往国子监,且须跪拜,众已哗然。晨七时往视之,则至者仅三四十人,或跪或立,或旁立而笑,钱念劬又从旁大声而骂,顷刻间便草率了事,真一笑话。闻此举由夏穗卿主动,阴鸷可畏也。”这是鲁迅日记上第一次记载祭孔。


很显然,在鲁迅笔下,这次祭孔完全是一出闹剧。那个在现场骂的人钱念劬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骁将钱玄同之兄。


    第一次祭孔就这样草草收场了,然而此后,鲁迅日记中就常有祭孔的记载了。191432:“晨往郢中馆要(邀)徐吉轩同至国子监,以孔教会中人举行丁祭也,其举止颇荒陋可悼叹……”孔教会是陈焕章等在上海发起成立的,后来总会迁到北京,会长是康有为。“丁祭”是每年仲春或仲秋的“丁日”举行祭祀。


    此后1914年秋天却没见有祭孔的记载。到19153月,这回是连续三天记载:15日“赴孔庙演礼”,这是预演;16日“夜往国子监西厢宿”,这是准备第二天一早的祭孔;17日“黎明丁祭,在崇圣祠执事,八时毕,归寓”。当时的祭孔,由教育部主持其事,搞得仪式很隆重,分别在国子监的各个部位依此操礼,还要穿上古怪的专用祭祀服。教育部会事先发布公告,公布各司各科什么人在什么部位执行任务,每次得好几十人参加。鲁迅基本上每次都是被安排在“崇圣祠”执事,这是祭祀最核心的部位。以后,每年春秋两季都要开演一场滑稽的祭祀剧,形式都千篇一律。不过1916年却没有相关记载,似乎跳过了一年。但1917年以后却是连续几年都有。但又不很规律,有时一年两次,有时一年一次,甚至一次也没有。而一旦参加了,常是连续三天。第一天演礼,第二天晚上入宿,第三天一早执事。之后基本上沿袭这一模式,但到19233月,在祭孔结束后还出了件事。鲁迅在325日记:“黎明往孔庙执事,归途坠车落二齿。”


    关于这件事,后来鲁迅在《从胡须说到牙齿》一文中,详细解说了自己参加祭孔的情形和门牙的遭遇:“民国十一年秋,我‘执事’后坐车回寓去,既是北京,又是秋,又是清早,天气很冷,所以我穿着外套,带了手套的手是插在衣袋里的。那车夫,我相信他是因为瞌睡、胡涂,决非章士钊党;但他却在中途用了所谓‘非常处分’,以‘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’,自己跌倒了,并将我从车上摔出。我手在袋里,来不及抵按,结果便自然只好和地母接吻,以门牙为牺牲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192494鲁迅日记:“夜半往孔庙,为丁祭执事。”这时祭孔都改在了凌晨,所以需要半夜就赶去参加仪式。这是鲁迅日记中最后一次记载祭孔。  


   (摘编自《文汇报》,王锡荣/文)


   


    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(853860期)合订本


 

《鲁迅日记中的“祭孔”》有1个想法

  1. 炎炎夏日,注意防暑,送您惊喜,给老师一个晋级加分的捷径,CN纯教育类期刊,一次合作,一生朋友。qq366861001 手机13041136186 责任编辑:程耀东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