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,我们如何“用电视”?

2012,我们如何“用电视”?


  3D电视


 201211,我国首个3D电视频道试播。在一片“在家看《阿凡达》”的欢呼声中,业内人士坦言,目前3D电视内容储备不足,以及传统电视的观影习惯,都将成为3D电视产业发展无法回避的障碍。


3D频道开播,3D电视机成为热门。有报道称,不少家电卖场今年第一件事就是3D电视机促销。13,上海五角场某家电卖场,某品牌32英寸37英寸3D电视机已全部售空。而去年1228日的一次国内家电巨头峰会也传出消息,中国3D电视机全世界渗透率最高,达17.4%,远超11%左右的全球平均水平。家电行业预期,今年3D电视机的销量有望突破600万台。    


事实上,要通过电视机看3D节目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虽然我国的3D信号通过卫星传输覆盖全国,再通过有线电视网加密进入广电系统。但是用户依旧需要拥有有线电视高清网络、高清机顶盒和3D电视机、3D眼镜,才可以免费观看。再加上巨大的节目内容压力,以及较长的市场培育过程,让许多业内人士无法给出“3D革命”的时间表。作为传统娱乐的龙头老大,只有依靠技术和内容的捆绑提高,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,才能够真正带动3D电视和电视机市场的革新。


云电视


标榜从智能电视“升级”而来的“云电视”,去年成为家电业最热衷的概念。


真正的云电视必须具备4个标准,并不是从商场里抱一台电视机回家就万事俱备。云电视必须拥有针对每个用户的“云端数据库”。有了数据库才能将原来每家每户的打井取水,变为自来水厂供水。让电视机变为可随时点播、暂停、继续、回看的平台。其次,真正的云电视还必须支持用户通过手机、电视等多个设备上传、分享,或者转发、评论一些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音频等资源,以实现用户和电视之间的互动。再次,云电视还必须拥有拓展应用,比如可以电视购物、缴费、查询信息、收发邮件等。最后,云电视还得会自我更新,一些新增的服务内容和应用,可以像计算机通过网络下载软件一样,被云电视从云端下载。这样云电视才不至于在电子产品更新很快的时代,因为软件缺陷成为“砖头”。 


 云竞争成为今年电视竞争的主战场之一。云竞争一比存储内容,二比响应速度。未来的云电视很可能出现品牌不同,却连着同样一朵内容云、服务云的情况。业内已经形成的共识是,没有必要每个品牌的云电视都去创造或启动自己云的服务。现在国内的一些云电视内容供应商,就已经将云服务“外派”给诸如亚马逊等内容提供商。后者可以完成包括编解码在内的内容超市化服务。而包括百事通在内的“广电新媒体”,也开始依托电视台将新闻、体育、影视剧纳入自己的内容云,然后再和家电企业合作,实现真正的云电视服务。


(摘自《北方人》2012年第4期,王 磊/文)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853期—第860

“双街模式”

“双街模式”


 只要比较秀水街和华尔街,就可以知道中美的相似和关联。秀水街与华尔街,一个代表实体经济,一个代表虚拟经济;一个代表制造业的前店后厂,一个代表服务业;一个代表劳动力、土地、资本要素价格不断地走低,一个代表信息、知识、信用价格不断地升高。


秀水街的成功可以视为是靠牺牲劳动力、土地、资本三要素换得廉价的出口竞争力。在秀水街,信用发挥作用的空间不大,而远在大洋另一边的华尔街却信用膨胀。简单地说,是以秀水街为典型代表的低廉商品,成全了华尔街的价格上涨。一个地方的信用低,必然伴随着另一个地方的信用高。秀水街的廉价商品换来的资本累积,最后又被十分低廉地输送到华尔街。于是,华尔街的信用价格节节攀升,与之相呼应的是,秀水街的信用功效一直没有发挥出来。


这种“双街模式”就是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个缩影,它广泛存在于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。它也不光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开始的现象,而且也是中国超越农耕经济不得不交的追赶学费,这一交就是171年。在171年的追赶型经济中,尤其是最近30多年,中国把一切要素资源和商品价格都投入到工业化和城市化,越是不断地倾向于工业化和城市化,越是把其他一切价格压得低低的,从而换来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资本。


在笔者看来,不少新兴国家在实行追赶型经济的过程中都面临同样的问题。追赶型经济的策略,使少部分领域、产业、阶层的人先富起来,集中资源发展局部和区域产业,即使是整体外贸盈余,也由于发展不平衡,内部显得很脆弱,当外资撤离、外贸大跌的时候,这些国家就会纷纷出现问题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追赶型经济这一内生性问题的体现。 


突破“双街模式”,尤其在于还原被扭曲的要素价格,这也是中国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。正是“剪刀差”压低“三农”领域的要素价格,抬高工业化城市化领域的价格,造成中国出现两个不同的社会,即城市和乡村。在这种情况下,依仗外贸出口,很容易压低城市中下层和乡村阶层各种要素的价格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具有成本优势。于是,中国商品的价格不断被扭曲,中国产品的质量和知识附加值不断减少,而中国资本和人才不断外流。


(摘自《环球时报》,郭生祥/文)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853-860期合订本

社保体系让法国小镇人不知愁滋味

社保体系让法国小镇人不知愁滋味


 


  “那些整天谈论危机的人是不对的。”法国小镇蒙塔日的商业联合会负责人维维安·马雷说:“总是对这些事喋喋不休可不好,生活多美好啊!”对欧洲数以千计的像蒙塔日这样的小镇和乡村来说,正在威胁着欧元的债务危机就像远处的雷声,虽然会带来暴雨,但对小镇居民来说,大多数时候阳光仍然是灿烂的。


    欧洲国家耗资巨大的社会保障体系是引发这场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。为了提供慷慨的失业保障、广泛的医疗保险和充裕的假期,就需要进行大量的借贷。但是正是这样的保障体系为像蒙塔日这样的小镇的居民提供了缓冲,把他们与肆虐欧洲的金融危机暂时隔离开来。但是,在整个欧洲都已经深深卷入危机的情况下,小镇不受任何影响是不可能的。实际上,蒙塔日的失业率在近期已经超过了10%,明显高于法国平均水平。小镇居民花钱时也开始精打细算,量入为出地消费。不过社会保障体系还是为小镇的经济抵挡了不少危机的影响。蒙塔日当地有45%的房地产都受到政府资金的补贴,这样就能保证对低收入家庭提供低租金的住房。而且这里的失业保险等福利非常好,以至于很多周边地区的失业人员都会来这里“避难”。


    总体而言,小镇的各种商业运营情况都十分良好,餐馆、酒店等都不愁没有顾客。因此人们从不担心法国经济会有什么问题,在他们的心目中“法国是个富裕的国家!”现在,蒙塔日的镇长只是感到镇上公务员的开支有点偏高。经过调整,蒙塔日公务员所占的财政支出比例已经由此前的57%下降到了52%。蒙塔日小镇的财务状况更加合理了。


    (摘自《世界新闻报》,曹 岳/文)


   


     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(853860期)合订本

一株玉米的温度

一株玉米的温度


 


    此刻,我正站在一片玉米地里,与一株成熟的玉米四目相对。我望着它,以凝视的目光。它,亭亭站立,以相同的目光审视着我。


    它还是一粒种子时,被小心地封藏搁置,等待播种。那时它金黄色,皮肤光滑,躯体饱满,散发出成熟的魅惑。摸一下,能感知它身体的硬度,放在嘴里,与牙齿碰撞,一定会发出嘎嘣的脆响。


    麦子收割前一周,父亲扒拉开拥挤的麦子,分出清晰的麦垄,然后扬起手里的镢头,使劲刨向脚下的土地,地上便出现一个显眼的小坑。父亲随手在口袋里一捏,很幸运地,它被捏在了手中。手轻巧地一丢,它灵巧地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,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坑里。父亲的脚一伸,像一个灵巧的机器,一踢就把土坷垃踢碎。松软的泥土覆盖了它的身体,连同从父亲布满皱纹的脸上流下的汗水。它最初的日子,有了一滴汗水的温度。


    它隐藏在地下,造成周围几只蚯蚓的恐慌。胆怯的蚯蚓惊慌失措,手忙脚乱地把清凉的身体,小心翼翼地靠近这位不知名字的天外来客。来来回回地穿梭后,在疏松的土壤里,蚯蚓似乎嗅到了一丝萌芽的芬芳。土壤里的水分和蚯蚓身体的润滑液润湿了它干爽的身体,在大地的体温里,它的躯体渐渐润泽,如盛开的花朵,在微小的胚胎里孕育出纤细的嫩芽。嫩芽冲破泥土的牢笼,在以后周而复始的时间循环里,沐浴正午的阳光,凝结暗夜的露珠。


    它生长,它身边的草儿也陪着一起成长。大草给它遮遮凉,小草给它挠挠痒。头与头相贴,脸与脸相对,亲吻之类的肌肤之亲不可避免。好在它们的世界单纯到纯粹,不像人类非要编织约束的网,因此可以尽情地谈情说爱。偶尔人工的干预,有的草儿被拔走,锄掉,刈割,可是总会留下一些生命顽强的草儿还固执地追寻最美好的初恋,义无反顾地匍匐在它脚下,给它爱情的温暖。


    在阳光和雨露的滋润下,它的腰身循序渐进地丰满,青色的玉米棒被外皮包裹,伸出的触须光洁和柔软。一只肥胖的虫子被诱惑了,正窥视着发生的一切,寻找合适的机会,偷偷潜藏到它身体的内部。也许在一个阳光烈烈的正午,或者是一个繁星闪闪的长夜,虫子伸长蜷缩的身体,目光炯炯,小心翼翼地从绵软的触须里深入,在玉米棒的中心打造出属于自己的衣食无忧的天堂。它的身体里便有了一只虫子的温度。


    一株成熟的玉米一生会凝聚多少种温度?我观察了许久,也无法说清。可是在今天,我确实能感觉到它摇曳的身体里,散发出各种各样的温度,在烘烤着一颗冰凉的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 (摘自《湖南邮电报》,刘敬胜/文)


 


    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(853860期)合订本

青春期,遇见“公元前”父母

青春期,遇见“公元前”父母


姬晓安


 


青春期是人生的一个薄冰期。尤其是女孩,心思更加细腻,情绪更加敏感,就像走在快要解冻的脆弱冰面上,随时都有可能“咔嚓”裂开一个洞,跌进去,被坏情绪浸得满身冰凉。


在这种起伏不定的善变情绪中,发生冲突最多的,自然就是自己的父母。


第一次与父母发生摩擦之后,这种不快可能会越来越多,像电光石火一样,在心中“忽忽”地燃起小火苗。其实,你并不是不爱自己的父母了,但也确定是对他们感到不满。你每一天都在认识新事物,不断发现新鲜、有趣的东西。而父母几乎没有一件事是与自己没有分歧的,对于你想做的事,父母往往赞同的少,反对的却很多。


这个阶段,女孩最怕的是被父母打扰。宁可上网聊天、打电话,也不愿意理睬父母。女孩认为,父母就是“公元前”的人,让他们真正理解自己的想法,简直是天方夜谭,搞不好自己还会白白受一顿数落。你觉得自己必须走一条不同于父母的路,但却还不知道这条路在何处。


我在青春期的时候,为了对抗父母的窥视可真是绞尽脑汁——我坚决地认为他们在窥视我。那时,我最喜欢的事是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。


其实我一个人躲在房间里,无非就是戴着耳机听听音乐、翻翻小说、写写日记什么的。但只要父母一进屋,在我身后走来走去,我就如坐针毡。我怀疑他们故意进进出出,装作找东西,其实就是来窥视我。有时候,我恨不得能在头上顶一棵隐形草。


有一次,我坐在桌前看书时无意间一回头,妈妈正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着我。不知道她当时是有意还是无意,我却如临大敌。我发挥所有的智慧来对付这块玻璃,在桌上放了一面镜子,让它对着玻璃窗。谁的脸在玻璃上一露,立刻被我尽收眼底。但心里并不踏实,因为我做不到每时每刻盯着镜子。终于有一天,我找了个借口,在玻璃上贴了一张画。


除了反窥视,我还觉得自己越来越忍受不了父母的指责。那些话听到耳朵里,厌倦得简直想去死。


当时自己不知道,情绪起伏的一个原因,是体内荷尔蒙的作用。而无辜的父母,只不过是做了荷尔蒙的替罪羊。等到你慢慢过了青春期,就会发现,其实父母也不是那么落伍,那么愚蠢,那么不可理喻,那么面目可憎。


等到你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生活,可能会离开父母,远走他乡。独身行路的时候,你才终于明白,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家才是永远的依靠,只有父母才是不变的守候。


到那一天时,你会想:当年,与“公元前”父母狭路相逢的时候,如果自己能稍微侧侧身,该有多好啊!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801期

红 豆

 


冯璐梦


 


相思血泪种下一颗红豆,


埋了诺言注定不能相守。


花冢成休,


要怎么白头?


 


谁来抚平记忆的褶皱?


谁还等在雨天的巷口?


谁的琵琶为谁弹奏?


谁会在谁的世界逗留?


 


断桥残雪,一个人赏不透;


缠绵伤口,怎强道海棠依旧?


只需一个借口,说服自己退后;


只是一个借口,何必执著保留。


错认的是开头,妥协了悲剧结构。


 


抓不住的指间水流,


轮回到谁的船头?


遗漏的一种相思,


闲置了谁的愁?


 


字迹模糊,纸页泛黄陈旧;


沧海沙洲,掩埋了那个巷口。


只留一颗红豆,


重生了温柔。


(河南省濮阳市油田第一中学,指导教师:张士斌)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794期


 

木泪·花魂

木泪·花魂


鲁雨锦


 


我明白,我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了。


我闭上眼。随着锋利的锯齿一点点进入我的身体,我感到一阵剧痛。我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。


记得小时候,我和爸爸妈妈,还有一朵娇嫩的小花,与众多亲朋好友,居住在这片广袤浓密的原始森林里。我的思绪总是在浓雾中飘荡。小花倚靠着我。我们是亲密无间的好友。


流水潺潺,层峦叠嶂。


夜晚,天空如一张巨大的棋盘,撒满无数颗闪亮的棋子。小花突然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明天似乎会有些不同了。”我笑着说:“有什么不同呢?明天还会是美好的一天。”


我沉浸在甜蜜的梦里,突然一声刺耳的长鸣灌入我的耳中,似乎要刺破我的胸腔。我揉着惺忪的双眼,惊恐地发现——爸爸妈妈不见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桩。我在一阵哭泣后又入了梦乡,被卷进了一个无休止的噩梦中。


再次醒来,我低头看到一个穿着齐整的小姑娘将手伸向了小花。我想发出声音来阻止她,却意识到她是人,而我只是树。小姑娘将小花戴在头上,兴高采烈地跑远了。


风帮我抹掉了眼泪。


那些日子,小花总是闯入我的脑海。她的面容是那么憔悴。她对我笑了笑,用无力的语气说:“记得以后一定要做人。”她的语气格外平静。


我总在梦中惊醒,希望睁开眼后,一切都能与往常一样。但事实上,大山里空荡荡的,只剩下我撕心裂肺哭喊的回声。


几年来,山脚下的潺潺流水早已难觅踪影,随之而来的是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耳朵里总是回响着汽车的鸣笛声。烟尘裹住了整个城市。我尽力地吐出新鲜的空气,却发现,一切早已无济于事。


不眠的夜,我总用含泪的双眼凝视着灯红酒绿的城市。繁弦急管中,人们愉悦享受的表情,让我想起了与爸爸妈妈、小花在一起的快乐时光。但这一切,都已被人类改变了。那悦耳的鸟鸣声也淹没在了巨大的噪音之中。


身旁的石头已被运去不知做了什么。爸爸妈妈的树桩也被掩盖在杂草中,和其他树桩混杂在一起而难以辨认。小花生长过的地方更变为光秃秃的一片。小花不再入梦,她说,别怀念,怀念也回不到从前。


我把自己遗弃在风尘中。


人类终究没有把我忘记。那日有些闷热,有一种窒息感。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,我轰然倒下。


忽然耳边传来雷鸣,一时间大雨倾盆,山顶上的大石随着泥流滚滚而来。他们惊慌失措,大喊道:“快跑!”


大山中一片死寂,我埋下了最后一滴泪珠。


(浙江省余姚市实验学校)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794期


 

草扇子

草扇子


章梦瑶


 


家中停电后,房内过于闷热,我起身往客厅找寻扇子。电话台下铺了两三把手扇。我弯下身去,匆忙中抽出了一把。


这是一把有些破旧的草扇子,扇面上蒙着一层灰。


这种草扇,大概现在很多孩子未曾见过。手艺人把稻草杆——空心的那种,浸泡,编压,缝制,制成圆饼状,再装上窄窄的竹片扇柄,一把草扇就做好了。大多数草扇中心缝有碎花布,花布总是裁成水滴状,至今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

草扇不艳丽,稻杆是土黄色——有的草扇虽经漂白过,但时间久了也还是归于土黄色了。


我手中的扇子也是土黄色的。我对着脸轻轻地扇动着,从风中似乎嗅到了夏末稻禾中橘黄色的阳光的味道。阳光下,我们一群孩子在板车后推着,大人们在前面拉着。躲在堆满稻禾的板车后的我们时常偷懒,抽出板车上的断草杆,丢向路边的水渠。


这把扇其实已然破损了,但还未松散开。它结实着呢。我轻轻触碰着齿状的缺口,却愈发感到手中的草扇散发着一种淡淡的、隐然的气质,似乎,它有故事,而这故事它不曾对谁说过。


父母也是怀旧的人,竟把老家的几把草扇也在搬家时一道带来了。离开乡下老家五年多了,我却一直没有发现家里的角落会隐匿着这样的老友。


去年暑假待在老家的那段时间,每逢午后,稻禾味正浓的时候,奶奶总搬个小凳坐在后门口,慢条斯理地编着她的草扇。她边编边说,买把草扇几块几毛,自己买挑好的稻草杆来编缝几块几毛,这样就节省了几块几毛……午后的太阳正盛,但客堂里的过堂风还算凉快。奶奶低着头,鼻梁上架着泛黄的老花镜,左一下右一下地把一大把稻杆编好,盘好,用针线串好。奶奶的手很巧,这草扇的编织,虽不复杂,但要做得平整,精巧,还牢固,却不是易事。奶奶的草扇做得好,或许是因为她与这扇一样,朴实、厚道,彼此心通吧。


看着手中的草扇子,先前对停电的埋怨早已消散,反倒感谢起来。


扇柄油亮油亮的,许是使用的年岁久了。很小很小的孩子,定是惧怕这油亮的扇柄的。惹得大人生气时,打在屁股上的总是这坚硬的扇柄。在我八九岁时,虽然住在村里,但家里也有了电风扇。只不过老人家节俭惯了,不到热得吃不消,不会轻易打开。老人总是摇着草扇入睡,半睡半醒时也会不自觉扇上一两下。那风极清爽而自然,如黄昏田边的习习晚风,夹杂着白天未散尽的热,却让人无比舒畅……


这是比电风扇来得更亲昵,更叫人念念不忘的凉爽。


故乡对我而言,正如草扇般质朴而怡然。没有什么花哨的手扇,能够取代我心中的草扇子——童年夏天里简简单单、清清凉凉的岁月符号。我怀念故乡。我不会丢弃草扇的精神,而故作肤浅的高贵,正如我不会忘记我们都是农民的后代,需要草扇精神的支撑。


家里来电了,身旁的电风扇呼呼地开始转动。我起身,把那把陈旧的草扇子放回了原处,存入了心底。


(江西省南昌县莲塘一中,指导教师:杨刚华)


 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第794期


 

我们的忽略

 


我们的忽略


周海亮


 


我们可曾在意过一杯白开水?


因为白开水的普通和寡味,因为白开水日日与我们相随,所以我们轻易将它忽略。


我们渴望一杯白开水,除口渴时,还有病重时。数日前一位朋友因肺癌去世,临终时,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喝一杯白开水。她的爱人用一根蘸了清水的棉棒轻轻润湿她的嘴唇。她淡淡地笑着说:“真甜。”她奢求一杯水,一杯最普通的白开水。去世前两个多月她一直是这样喝水的。


“渴望”,这个词创造得极其形象:“渴”望一杯水,因“渴”而“望”。当然,不仅包括身体上的,还有精神上的。我们可曾在意过我们的亲人?因了亲人的普通和寡味,因了亲人日日与我们相随,所以我们轻易将他们忽略。我们渴望亲人,除孤独时,还有受伤时。世间事就是这样,因为距我们太近,因为与我们如影相随,我们就将之忽略。然而,我们最容易忽略的,恰是我们一生里最重要的东西。比如一杯白开水,比如一封书信,比如一栋房子,比如我们的健康,比如,我们的亲人。爱他们吧。


  (摘编自《齐鲁晚报》)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二年级上海专版》2011第792期

视点

 


视点


 


培养出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并非就是好的教育。


——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


看孩子聊天记录违法。


——《重庆未成年人保护条例》


南京高中可修大学课程。


——高校参与教改,南京某中学部分学生由大学老师担任导师,还可根据发展需要选修大学课程


不重视美育,损害的是一代人的心灵世界,影响的是一个民族的精神、想象力和创造力。


——陈小娅


健康生活方式课。


——英国中小学的必修课


 


 


源自《语文报·高中版》2011年第791期